长篇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 洛冰河给沈清秋扩张

 陆起山也在打量着沈南烟,眼前的这个女人,穿一件宽松质地的白色衬衣,一条五分的紧身裤,脚下一双板鞋,头发随意而飘逸,她背着一个黑色的小背包,看起来随意又轻松的样子。

  虽然朴素,但挺有傲骨,没看到眼里半分的羡慕和谄媚。

  “陆先生?”沈北歌并不是很肯定这个人就是陆起山,可看这万中无一的气质,又从陆家走出来,除了低调而高贵的陆起山,还有谁?

  自从重生以来,沈南烟都是自信而运筹帷幄的,唯独在这个男人面前,失了该有的自信和气度。

  毕竟那天,他亲眼看过她扣内衣的扣子,沈南烟并不晓得他看了多少。

  正因为不晓得,才更难堪,也正是因为这份难堪,所以,在陆起山面前,她无意间多了几分小女子的暧昧和羞红的脸,毕竟沈南烟和沈北歌一样,都才二十三岁,非常年轻。

  “霍太太。来找以涵的?她还在睡觉,你去房间里叫她。”说着,陆起山继续走。

  “嗯,好。”沈南烟说到。

  陆起山走着走着,步子忽然顿了下来,转头说道,“还在为那天的事情耿耿于怀?”

  “啊?”沈南烟的目光左右游移,开始顾左右而言他,“呃,没有,绝对没有。”

  “没有就好。其实我也没看到什么。”说完,陆起山便转身走了。

  弄得沈南烟好一个脸红。

  没看见什么,你说什么?不是存心让沈南烟难堪?

  这空档,沈南烟的手机响起来了,陆以涵打来的,一

千个“对不起,对不起”,说她起晚了。

  陆起山看到沈南烟在打电话,便开上他的车走了。

  “你现在在哪呢?”陆以涵问沈南烟。

  “在你家门口。”

  “家门口?那你看见我哥了吗?”

  沈南烟也因为陆以涵的这个问题,看向了陆起山的方向,他已经开着他那辆低调锃亮却让人不敢小觑的迈巴赫走了。

  “对,他刚走。”沈南烟说到。

  不多时,陆以涵就从家里出来了,刚刚洗刷完毕,“这次时间太紧了,下次再请你去我家玩。”

  沈南烟便上了陆以涵的红色宾利。

  “昨天晚上我哥在我家住的,我让他帮我搞投资,弄了很久的股市,快半夜了,起来晚了。”陆以涵说到。

  “你家?”沈南烟不解地问,“你和陆先生不一个家?”

  “多新鲜呢。我哥十八岁就搬出去自立门户了。他的家,价格可得是我这个家的两倍。”

  沈南烟差点儿又咋舌,果然,有钱人家的生活,是她不能想象的。

  她本来以为,这个家,就是相当顶端的别墅了。

  看起来,都是人,住别墅的和住别墅的,也不相同。

  “你刚才说,你哥懂投资?”沈南烟又问,她也记得昨天看过的财经新闻。

  “对。他自己的公司就是上市公司,他又是学习金融的,投资对他,简直是小菜一碟。”

  “收益呢?”

  “看你的本金多少了,我投的钱,一年能赚一套别墅吧。”

  今天可真让沈南烟开了眼界,有钱人,赚钱都这么容易?

  她觉得霍良东赚钱就够容易的了,有时候一天就是十几万,可看起来,以前的她,真是井底之蛙啊。

  “怎么?想投资?我哥可是轻易不帮别人投的。也就是我。”陆以涵又笑。
  说实话,沈南烟真是动了投资的心,要想玩垮霍良东,必须在钱上压垮他,霍良东也确实把财富看得很重,否则不会娶她,不过看起来,陆起山的关系不容易走,他不怎么帮人做投资。

  逛街的时候,在陆以涵的建议下,沈南烟买了一个香奈儿的包,买了好几身衣服,都是非常上档次的那种。

  霍良东在那头,看着手机提示:他今天消失了的十几万,肉疼。

  可想到沈南烟在和陆以涵逛街,只能牙打碎了往肚子里咽,也是他说过,不让沈南烟吝啬钱。

  沈南烟花的钱,都是投资。

  很明显,陆以涵已经知道了沈南烟是霍良东续弦的事情,可她一个字都没问,包括霍良东前妻和儿子的事情,这是上层人的善良,沈南烟领她这份儿情,她觉得,陆以涵是一个值得交往的人。

  陆以涵还给他哥买了件衬衣,她边买的时候边说,“我哥个子高,衣服不好买,都得定制,不过他昨天帮了我,我好歹得给他买点东西么,表示下感谢,以后可就得我嫂子买了。”

  买得多大号,沈南烟已经看见了:190L的。

  并且陆以涵劝沈南烟也给霍良东买一件,“这个牌子的衣服非常好穿,我哥也经常穿。我给我哥挑的这一件,带桑蚕丝的,夏天穿不会热。”

  沈南烟接受了陆以涵的好意,好像顺水推舟一般,也给霍良东挑了一件一模一样的,190L的号,颜色都一样。

  其实这个号,霍良东根本穿不起来,他没有那么高。

  这件衣服,是沈南烟特意为霍良东挑的,挑的是一件让霍良东和C城大名鼎鼎的陆先生撞衫的衣服!

  “我那天看了,你哥身材不错。”沈南烟说到。

  “还说呢,我看你也挑的一样的号,看起来霍先生的身材也不错。”陆以涵说到。

  陆以涵的交际圈里,并不包括霍良东这种段位的,不认识,非常正常。

  “我跟他结婚没多久,还不是特别知道他的号,不过看起来,应该是190L。”沈南烟又说。

  下午五点,逛街结束。

  回来的路上,沈南烟有一件事情,她想问问陆以涵认识不认识公安局落户口的人,有一个想法,在她的脑子已经酝酿好久了,不过现在有了陆家的捷径,她觉得可以利用一点。

  “办户口的?我不认识,我认识的都是各家的女眷,不过我哥应该认识。你等我给他打个电话。”说着,陆以涵就在车里给陆起山打起来电话,开的是车里的蓝牙,所以,他说话,沈南烟也能听见。

  沈南烟的脸,却莫名奇妙地红了,她往窗外侧了一下眼睛。

  刚才她本来要拦住陆以涵给陆起山打电话的,没拦住,陆以涵的动作太快了。

  那头一个低沉的“喂”字便响了起来,极有磁性。

  沈南烟的心,跟条件反射一般,就狂跳起来了。

  “哥,你认识不认识派出所办户口的人?”陆以涵问。

  “你要办户口?”

  “不是我,是沈南烟,刚才她问我了,我觉得这种人,你应该认识的,哦?”陆以涵的车开得很慢。

  沈南烟的整张脸,正在慢慢地发烫,然后通红通红的。
“认识,改天介绍她认识。”

  沈南烟的心跳得更厉害了。

  “改天去哪找你啊?什么时候?”陆以涵又问,挺着急的。

  “我正在开会,你把她手机号给我,我下午给她打电话。”

  说完,陆起山就挂电话了,看起来是挺忙的,说话也不太方便。

  陆以涵还在数落着他哥呢,“什么态度?”

  “你别怪他,他在开会,大集团的总裁,开会的时候,说话哪能随便,倒是让他给我打电话太不合适了,你告诉我他的号,我打给他。”沈南烟拿出手机来,便准备记陆起山的电话。

  陆以涵侧眼看了沈南烟一眼,“行啊,够体贴的。”

  “哪里!”沈南烟急不可待地反驳。

  “我说什么了呀?”陆以涵性子直,向来心直口快,大小姐的脾气也习惯了,她在和沈南烟开玩笑,看到沈南烟一副羞红了脸的样子,她更来劲儿了,“我不就说你这个人替别人着想么,你怎么脸红成这样?”

  “哦。”沈南烟低下头,按着手机的键盘,“别编排我了,快说他的号。”

  陆以涵才把陆起山的电话号码说了。

  到家以后,沈南烟若有所思地看了那件190L的衬衣一眼,放到了衣柜里的底层,谁也没让看到,霍良东极少来她的房间,也不会随意翻她的衣柜。

  许阿姨悄悄地去了沈南烟的卧室,要打小报告的样子,还抱着刚刚睡熟的寒寒。

  沈南烟把寒寒放进了婴儿车里。

  “怎么了?说吧。”沈南烟问到。

  “太太,今天那个温灵在家哄小少爷的时候,我看她好像在弄小少爷的脚。她看见我来了,才没有了大动作。”许阿姨之所以跟沈南烟汇报这些,是因为她看出来了,沈南烟跟她的姐姐沈北歌不一样,沈南烟是一个管事儿的主儿,而且,人非常沉稳,虽然长相清秀清纯,但是人家有脑子,跟原先的太太虽然长相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但分明是两种性格,很好区分。

  因为沈南烟的这些特质,所以许阿姨什么事儿都不敢瞒着太太。

  沈南烟站起来看了一下寒寒的脚,并没有什么大碍。

  她对着许阿姨说,“谢谢你今天帮我照顾了孩子,还特意来告诉我这些,我都不知道怎么报答你了,过几天是你的生日,从生日那天开始,加工资吧,双份儿的,好吗?”

  许阿姨错愕地看着太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前沈北歌在的时候,她也提过涨工资的事情,可沈北歌一点儿发言权都没有,唯唯诺诺的,她也知道许阿姨的工资该长了,可她在霍良东那里根本说不上话,如今的太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都不用问过先生的。

  “太太,不用问问先生吗?”

  “不用,我说了算。”

  沈北歌想的是:许阿姨的生日,还有大半个月,这大半个月,她就要把钱给弄出来,至少弄一千万出来。

  “对了,她现在还在照顾金金,她不会也对金金下手吧?”许阿姨又问。

  “放心,”沈南烟讥讽,“她绝对不会。以后尽量让温灵少靠近寒寒,至于金金,没有这种要求。”

  “好,太太。”

  许阿姨走了以后,在走廊里还在疑惑,怎么就不用管金金了?先生不是说金金是寒寒的双胞胎姐姐嘛。

  沈南烟在卧室里想了会儿,想给陆起山打个电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