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远的远方、创作者:子非1108

夏天是最容易流浪的时候。因为热,因为忙。

所以,神游的地方往往是边缘,是深处,或者是阴凉处。年轻的时候,我以为只有茫茫大海或者海边的金色沙滩,才会繁华似水,淡然如水。但是,当我真的去海边的时候,也许是因为赶时间的缘故,我发现想象和现实总是隔着这么一段距离——海真的很深,但是海并不是特别适合我的盛夏,所以走过去就很惊艳,但是并没有特别让我怀念。

以前,在钢筋水泥的森林里,或者在人群中,我会向往的,是大山里的家乡。有山风呼啸,有绿荫如盖,有溪水潺潺,处处有清凉。尤其是夜晚,凉风习习,久别的人们不得不在这样一个如水般清凉的夜晚欢欣鼓舞。这样的地方,尤其因为是家,让人在盛夏向往。

然而,最后,到了一个地方,突然发现自己对自己不感兴趣了。我发现我开始怀念一个不是我家乡的地方。

那是无锡河。确切的说,我怀念小湖南仙霞湖附近的地区。有山傍水,有炊烟袅袅,有世外桃源般的宁静,尤其是有家乡没有的湖光山色。

我恬不知耻地认为,如果我的家乡在那里就好了。只要有假期,我就会更加不顾一切的回到我的家,回到我可以尽情享受的湖光山色。

如果身体还没有被俗事压榨得精疲力竭,那么就可以登登山,沿着坡度舒缓的山脊登上并不高入云天的山顶。此时此刻,不必想什么“一览众山小”。抬起头,上面是一片清澈的蓝天;低头,则是水波不兴的仙霞湖。当然,此时的我必定也是一身的热汗淋漓,可是有风从水上来,传来水底游鱼的呢喃和呼吸,而耳边则明明白白是山鸟活泼泼地邀请。是的,这里的山和我那深山里的老家肯定不一样,

如果身体还没有被世俗的事情搞得疲惫不堪,那么你可以爬山,沿着平缓倾斜的山脊,爬上不高入云霄的山顶。此时此刻,什么都别想“其他的山在天空下都显得矮子。”。抬头,上面是清澈的蓝天;低头,是仙霞湖,水波停滞。当然,此时的我也一定是浑身冒汗,但风是从水里来的,还有水下鱼儿的低语和呼吸,而耳边清晰地传来山鸟的热闹邀约。是的,这里的山和我在深山的家乡肯定不一样。

老家的山太高,太陡,所以平常只得在山脚和山谷里翘首远望,而望见的也只有层层叠叠的山,远山近山把每一个人层层叠叠地包围在中间,是拥抱,也是禁锢。可是在仙霞湖畔,你可以享受这份拥抱,也可以挣脱这份爱的禁锢,走上山顶,欣赏更多的风景。所以,后来我发现我把这一带的湖山认作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其实是不正确的。那里的山峰实在是一个绝妙的设置,人处其中,可以禁锢自己,也可以完全释放自己,不需要太多的矛盾和疑惑,更不需要与世隔绝。

如果你觉得真的累了,就下水吧。抱着一只船,就像那只独木舟,只能坐一个人,也只能躺一个人。感兴趣的时候,轻轻划动船桨,你不用去寻找前方更绿的草,甚至不用在意前方是哪一片,只需在船声中享受浏览附近的风景。或者,你可以放下木桨,仰面朝天,看着白云在蓝天上自由地挥洒着写意的画面,看着鸟儿在蓝天白云下轻盈或悠闲地飞翔。或者舒舒服服地坐在船上,顺着船去触摸静静流淌的湖水,感受来自湖底的清澈和清凉,以及自己制造的涟漪的微微波动。或者你可以俯下身,用沾染了红尘的嘴唇亲吻湖水的蓝色清澈。淡淡的吻映着一片云的波心,甚至接受所有蓝色精灵的问候。……此时此刻,那种被深渊承载的感觉,显然比不上故乡山中浅溪的拥抱,那是纯粹的空虚。当然,如果你像鱼一样轻,你也可以跳进湖里。那种无法依赖,无法掌控的自由,是无法抗拒的诱惑。

如果真的到了退隐山林的时候,我觉得可以像仙霞湖一样在山水之间选择。我的家乡有山有水,但是在那里,一个人靠着山川让自己和家人过上好日子并不容易,因为那里的土地不够辽阔肥沃,年轻人不得不出去谋生,让家人过上温饱的生活。仙霞湖畔,因为水库的修建,山川之间剩下的人并不多,几个人烟稀少的村落稀疏地排列在山野之间,但似乎并不缺地。所以,如果你有足够的自我满足感,如果你有足够的自由,不妨找一只敬业的老牛一起在这里呆着,夏播春播,冬收冬收的同时,还可以种田读书,在繁华的世界里享受一份难得的田园乐趣。

但也只能是遥远,仿佛是最美好的梦。因为我不能让它成为我真正的家,因为那里的一切都是陌生的,那些山,那些水,那些人。尽管山的坡度和高度都很平缓,尽管仙霞湖能让我流连忘返,尽管那里的人是那么的热情善良,但那不是家乡的山和水,更不是家乡血浓于水的亲人。所以只能是一种距离,一种美好的距离。只有在我们无路可退的时候,它才会像彩虹一样出现在你面前,那一瞥足以让你集中精神;只有在我们无处可藏的时候,它才会像轻云一样,照进你翻滚的浪心,一朵花就足以让你轻盈。

好在这个距离并不算远,但是看不到的地方又很美。毕竟只是一种错觉。仙霞湖畔,对于我这样的无车一族来说,虽然像是一场梦,但我们终究还是可以偶尔置身其中,就像那句话:我们要做一个有梦想的人,也许它会实现。

所以我是多么幸运,累了,累了,我可以选择回归,去山里的老家,充分享受宁静温馨的天伦之乐;偶尔也可以选择暂时逃离,逐一进入仙霞湖,享受难得的山水田园诗般的欢乐。

对于那些离开了土地的人来说,他们的家最终会变成他们的老家。所以,人还是需要一个遥远的地方,让自己永远保持希望,有一个可以随时存放梦想和灵魂的地方。但是,最好不要太远,这样我们才能愉快地发现,我们真的可以诗意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