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糖;投稿:徐永鹏

admin短篇小说2022-03-03 07:48:53176标签徐永鹏

三十年前,在我们县城的大街小巷,经常会看到几个中年人,男的女的,左肩扛着糖熊,右手提着闷锣。一个小木片夹在无聊的锣和手之间。食指轻轻一敲,闷锣做了个“闷!无聊!”铃声。一听到这种声音,大人小孩都知道是卖糖的,然后从家里冲出来买糖吃。卖糖的有时候会大声喊:“要——糖!炒——炒——糖—出售!”声音很好听。小时候很喜欢吃糖,成了糖负担的常客。

卖糖的糖担子很简陋,前后各一只扁圆形竹筐,中间一只扁担,担子的前面,竹筐上面安放了一块长方形小木板。上面撒满了面粉,中间放着一块圆而扁的作糖,比脸盆稍小一点。所谓作糖,就是将糖熬熟后制成一个大圆饼,冷却后两边抹上一层面粉,吃在嘴里又甜又脆,也不粘牙。卖糖的人根据你买几分钱裁定大小,用两把斧形的作刀,一把垂直对准要切的方位,一把在上面轻敲一下,你需要的这一部分糖就从整体分离出来,而且都是切成长条状。敲作糖也需技巧,不能用力过重,也不能用力过轻;用力过重,糖易碎;用力过轻,糖切不下来。糖敲碎了买主就不会要。所以,切时十分讲究,要保持一条直线,齐齐整整的切下来。糖担子前面的竹筐里有一只铁皮大罐子,里面是四五块制好的作糖,留待上面的一块卖掉后,再从里面拿出一块。糖担子后面的竹筐里也有一只铁皮罐子,里面放的是软糖稀,红得发亮,煞是可人,这就是所谓的搅搅糖。买时糖主根据你付钱多少,是一分还是二分,用两根寸把长的芦苇秆子在糖丝里转搅一下,可大可小,可多可少,杆子都是预先在家切好的,中间没有节,可吹气。搅搅糖拿到手

卖糖的糖负担很简单。前后各有一个扁圆形竹篮,中间有一根扁担。担子前面,竹篮上放着一块长方形的小木板。上面盖着面粉,中间还有一块圆圆扁扁的糖,比脸盆略小。所谓制糖,就是把糖煮熟,做成一个大圆饼。晾凉后两面抹一层面粉,入口甜脆,不粘牙。卖糖的人根据你买的多少钱来决定大小,用两把斧形刀,一把垂直对准要切的方向,另一把在上面轻敲,把你需要的糖从整体中分离出来,全部切成长条。敲糖也需要技巧,不能太用力,也不能太轻;用力过猛会使糖变脆;用力过猛不会把糖切开。糖坏了,买家就不要了。所以要注意切的非常仔细,保持直线,切的整齐。糖担子前的竹篮里有一个大铁罐。里面有四五块准备好的糖。上一块卖完之后,从里面再拿出一块。糖担子后面的竹篓里还有一个铁罐,里面装着绵软的糖浆,鲜红怡人。这叫搅糖。买糖的时候,根据你出多少钱,是一毛钱还是两毛钱,用两寸去搅糖丝里的长芦苇杆,可大可小,可多可少,杆子都是家里提前剪好的,中间没有结,可以吹。搅拌糖,得到它。

,玩的花样很多,可以一头粘得很大,一头只粘一小点,然后对准小点轻吹,杆子前面的糖就会变成一个大糖气泡,煞是好玩。破了,和大点的糖和起来再搅,搅匀后再依法吹,能吹十几次。不想吹了,就把它吃掉。另外,可以将糖丝互搅,然后像拉面似的拉成一条条长丝,有时能拉到方桌这么长。搅搅糖吃在嘴里甜、软,可以边搅边吃,没有作糖的松脆,但可以在手里玩许多花样,消磨不少的时光。在儿时,搅搅糖给我们枯燥的童年生活增添了不少的乐趣。

糖还有一个一般人想不到的好处。我十二三岁的时候,有一次吃鱼,不小心把一根鱼刺卡在喉咙里,怎么也拔不出来。用干饭团咽下去,或者用热茶烫一下,都无济于事。很爱我的奶奶看我很苦恼,就跑到邻居王太太家,找她要了些“法术”。王夫人当时九十出头,会用一些“法术”给人治病。她问了我的情况,说你站在门口看了看卖糖的,买了一块糖,我保证马上给你拿。我在大门外站了一会儿,听到远处“无聊——无聊”卖糖的声音,我赶紧告诉了奶奶。奶奶用五分钱买了一大块糖,带到王太太家。王太太倒了一杯热茶,捧在手里。不知道说什么“拼”。然后她让我一口气喝完。喝完之后,她让我赶紧把糖吃了。我把糖吃完后,她让我张嘴让她看看,说:“ OK ”!真的,鱼刺没了。

现在想来,王太太所谓的“法术”有一个很简单的原理。热茶用来软化鱼刺,然后当糖用,用糖粘在喉咙上。这种去鱼刺土方现在已经很少用了。因为没人卖糖了。新中国成立前王老太就靠它生活。“拼写”是一个秘密。那年之后一两年她就去世了。甚至爱我的奶奶也在21年前101岁去世了。每次回想起来,心里都是满满的怀念和温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