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鱼海棠之湫篇(五),本文作家:何白女

把坤和图恩带回来后,我们把他放在离围栏不远的废墟后院的池塘里。

坤又长大了,瘦弱的身体像雪白的气球一样变得圆圆的。鼻子上的粉色点缀慢慢变成红色,标志性的疤痕就像一只眼睛一直在观察周围的环境。毕竟这几天他的生活环境变化太大了。鱼缸、汤碗、木桶,现在这些工具都有些有限。坤其实很可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喜欢。

椿小心翼翼地把鲲从桶里放进池塘,鲲快乐地摆动着双鳍。一圈圈的涟漪附着在水草上下浮动的浮萍上,非常漂亮。

“坤,你有新家了。”香椿开心地给坤松了一口气。

“香椿,快看”我在石阶边上发现了一口爬满藤蔓的棺材。肯定不是锁着的棺材,因为当我跺脚的时候,它会随着我的脚步晃动,这让我想起了像大人一样走路的孩子,抖啊抖,寸步不离。

“玩得开心”我跺了几下脚。我想里面一定有什么东西,可以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动。我对这么简单的游戏不满意。我非常想向前推进,找出答案。

就在我尽力推开木板上的一条裂缝时,一个绿色的不明物体以闪电般的速度跳了出来,扑向蹲在池塘边的香椿。

“小心”我回头一看,发现是一条凶猛而有力的绿蟒,有着深绿色的眼睛。这时,它正张开巨大的嘴巴,闪电般地朝香椿砍去。我的提醒太晚了。香椿看我的时候,蟒蛇离香椿只有一步之遥。香椿似乎一口气就能轻松吞下。就在这时,就在它下定决心要赢的时候,鲲跳下水,身体虚弱直接撞向蛇脑。把巨蟒向后撞了好几步。它愤怒的眼神似乎在告诉坤,他有绝对的统治力,但对于侵略者,他会死!!这是一场不战而屈人之兵的较量。我不知道勇气从何而来。我抓住蟒蛇的脖子,控制它锋利的牙齿,然后转移注意力。但我忘了,除了极具杀伤力的牙齿,巨蟒还有一个柔软但依然有力的身体。我用双手抓住他的下巴,面对那熊熊燃烧的怒火和毒针一样细的舌头,我很害怕,但没有人能比我更坚强,为之而战。我是这样长大的,不是吗?果然,蟒蛇的身体比我的手臂还粗,但却灵活地缠绕着我的脖子和腰。这是它反击的最大底牌。即使我一直和它僵持不下,它最后也能无限收缩肌肉,绷紧我全身,最后窒息而死。我不能等待死亡而不反驳。在我有一点力气之前,我必须让他的头失去知觉,这样才能摆脱我身体的束缚。我用尽全力,抓住它的头,拼命地把它摔在地上。一次,两次,三次,直到它耷拉着脑袋,让我的目光游移。

“它有两个头。”听到图恩惊恐的声音,我已经浑身无力,脚踝由浅入深,逐渐转为钻心的疼痛,然后一股温热的液体冒了出来。狡猾的怪物!我必须照顾好另一个头才能感觉到。我抓住它的另一个头,撕扯着我的伤口,想尽办法把它弄掉。

“小心”这是我有意识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我真的没有力气,所以这美丽的池塘和美丽的土堆都慢慢被我的眼皮遮住了。

当有人和我说话的时候,我已经在图恩的背上了。她手里的木桶随着脚步有规律地晃动,坤很乖,一点声音也没有。

“ Toon,我好累,我想睡觉”

“嘿,你睡不着,别睡。我会唱给你听。”香椿应该很着急。“星辰月亮被大海覆盖,微风摇曳,细雨绵绵。”她一边喘气一边哼着歌。

“你的唱功真的很难听”我连以前的嘻哈风格都不改。“图恩,这是哪里?”世界现在属于我,但它是黑白分明的。

“马上就到。别睡,别睡。”淳一路叮嘱、催促、惊慌。

“爷爷,救救Bo ”

“蛇毒双头,无药可救”

“爷爷,救救Bo ”

“现在只有一条路。香椿,出去让我试试”

图恩出去了。而我只记得我睡得很深,梦见蓝色的大海里有巨大的鱼在游动,那些鱼用穿透灵魂的声音在呼唤朋友,一束束明亮的阳光穿透深海,单调的背景变得五彩斑斓,灵动灵动。那些大鱼从南到北,沿着海岸线相互分离,就像去参加一个没有归期的宴会。

醒来时,图恩爷爷的手是黑的,脸上的皱纹就像窗外远处的沟壑和群山,都刻着深深的故事。他的耳朵后面也长出了黄色的树枝,上面有皲裂和斑点。他雪白的眉毛铺满了整张床,闪着银光,像暴风雪过后瓦片上的白色。每一寸都试图证明它曾经处于全盛时期。他把香椿送到床边“香椿,过来”

“爷爷要走了”爷爷的小手不像是宣布坏消息,更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爷爷一直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他负责百草,奶奶负责鸟儿,各司其职。即使奶奶走了很久,奶奶还是变成了凤凰陪爷爷。

原来爷爷说的,是一命换一命!

“爷爷”图恩试图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却忍不住流下了眼泪,颤抖的肩膀看起来像是犯错的孩子。我隐约觉得这一定和来历不明的鱼有关。“爷爷,我伤害了你”

“孩子,别自责。万物都有它的规律,谁都要过这一关,”爷爷满脸沧桑的眼神里混入浑浊的泪水,泪水里装满了椿娇弱的身影,怜爱至极。爷爷艰难地喘了一口气,继续说道&ld

“孩子,不要自责。凡事都有自己的规律,每个人都要过这个关。”爷爷的眼里满是泥泞的泪水,满是精致的身影,他极其爱他们。爷爷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

quo;我知道你在做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所有人都会反对你。只要你的心事善良的,对错都是别人的事。照着自己的心意走,爷爷会化成海棠树和奶奶一起,永远支持你!”

两天后

我和香椿站在一棵巨大的海棠树下,看到所有的鸟儿都来了,有的停在树枝上,有的围着树根打转,有的离不开树枝。这棵树牢牢扎根在土壤里,根系发达,像爷爷的经脉一样,苍劲有力。枝繁叶茂的海棠,如时光逆流般绚烂。花瓣静静地落在香椿身上,甚至如此温柔地抚摸着她,但仍然试图装饰她的美丽。远处,孙中山血红色,被这个古老的村庄大力覆盖,像一座城市的倒塌。

图恩的祖父去世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