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年夜饭;本文作者:仲咏涛

记得小时候,腊八过后,爸爸妈妈开始准备年夜饭。那时候家里经济不富裕,平时很少吃肉。但是,过年的时候,爸爸妈妈会想尽办法给我们准备一张大桌子。父母一起去市场,在拥挤的人流中,他们从东到西,再从南到北。经过几次旅行,鸡鸭鱼肉、糖果、蔬菜等年货全部购买完毕。

我父亲的第一道菜是红烧肉,这意味着好运是第一位的。父亲把一大块猪肉放进锅里,煮到它死了。取出沥干水分后,他把它切成一英寸见方的方块。然后他在炒锅里放油,加白糖炒成糖色,再把方肉加入炒锅里炒至八成熟,再加入黑木耳、土豆块等配菜,搅拌均匀,再加入调料,就可以煮出一块色香味俱佳的红烧肉了。红烧肉一直是我家宴上最受欢迎的一道菜。

饺子是年夜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饺子的谐音异花受精就是取新旧交替“到晚年再进行异花受精”。饺子,又白又肥,形似银锭,在锅里上下翻腾,象征着“新年发大财,在锭里滚”。包饺子的时候,妈妈会在饺子里包几个硬币。谁先吃,谁就有大运气,在新的一年里赚很多钱。

妈妈做的糖醋鱼是我家年夜饭“的压轴之作”,预示着还有一年多。糖醋鱼的甜度和光泽适中,总是吸引着我和我的姐弟俩抢着吃。爸爸妈妈兴高采烈地看着我们吃饭,心满意足地分享着我们吃剩的鱼头鱼尾,并告诉我们它们是他们的最爱。年少无知,我们信以为真,安心离开鱼头鱼尾。后来我们做了父母才明白他们的良苦用心。全家人熬夜熬夜的场景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

近几年,年夜饭流行去大酒店吃,我也曾赶潮流和家人一起去大酒店包桌。可吃完之后,感觉不是那个味儿。虽然省去了煎炒烹炸之累和洗洗刷刷之苦,却失了欢欢喜喜、其乐融融的味道。如今,谁再问我年夜饭去哪里吃,我的回答是&

近年来,年夜饭在大酒店很流行吃,有一次和家人去大酒店订桌子。但是吃了之后,感觉就不是那样了。虽然省略了煎炸的劳累和洗刷的痛苦,却失去了欢乐和幸福的味道。现在,如果有人问我在哪里吃年夜饭,我的回答是&

mdash;—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