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老去得太快投稿来源:李小米

白天,晨光把东方染成红色,那是最幸福的时光,因为新的一天刚刚从天边走来。但夕阳西下,天空燃烧得令人心碎,仿佛看到一个跌跌撞撞的行者,急匆匆地踏入了人生空虚的暮色。

有一次在朋友的博客上看到一张照片,标题是《十分钟日落,白头到老》。当我看着照片时,我很震惊。

起初是金色的夕阳天空,傍晚的天空红得像喝醉了酒,让人疯狂。渐渐地,晚霞像火焰一样燃烧,天空变暗,呈现出苍白的灰色。随着暮色铺展大地,你可以感受到从地平线吹来的凉风。天空中,疲惫的鸟儿在扇动翅膀回家。而我,当我听到马蹄声时,茫茫暮色吞噬了我的生命。

夕阳西下,总会想起遥远的地方和老朋友,想起一天中轻轻溜走的时光,好让自己回忆起即将到来的夜晚转瞬即逝的时光。一个人,就像夕阳中的老人,对世界变得慈爱宽厚,突然感叹生命的美好,转瞬即逝的岁月如流水般苍凉。每当我凝视着地球上的夕阳,我都会情不自禁地张开双手,幻想着把最后的夕阳揽入怀中,比如抓住远行人的衣角。

有一次,在家乡的悬崖边,倚着一棵老树看日落,突然有人在我身后咳嗽。回头一看,是我妈妈。后来才知道,我妈在日落之后来找我,发现我那几天很孤独。她担心我会在夕阳下思考。所以,一个人在夕阳西下的时候,最容易想到的就是家乡和亲人。

有一次,我坐黄昏起飞的飞机去一个城市,我一直在舷窗旁看着燃烧的云。它像火焰一样翻滚,把翅膀下的天空染成红色。云上的天空蓝得像透明的大海,飞机仿佛在仙境中飞行。让我觉得这是一场梦幻之旅。夕阳燃尽,天空变成鱼肚色,那些温暖的云朵在夜里化为棉花。这样的过程只有十分钟,而我的梦想也只有十分钟。

看着泰山上的夕阳,那些迎客松在风中翩翩起舞,金色的夕阳镀在上面,感觉一个人在挥手告别。在海边看日落的时候,人们经常会产生幻觉,以为日落和大海是在互相诉苦。仿佛云朵要扑向大海,大海要掀起浪花亲吻云朵。那是他们在一个晴朗的日子里最后一次离别,然后他们在梦中的相思中睡着了。于是我看着海边的夕阳散去,总有疼痛打在柔弱的心上。

那年在鼓浪屿看海边晚霞,一个轻盈似鸽的女子,坐在礁石边陪我看晚霞。海风掀动着她的黑发,她转过身来面对我,我看见晚霞在她黑亮的瞳仁里闪光。她问我:“你愿不愿意陪我一辈子看晚霞啊?”我瘪着的嘴,想大声喊出来,却顿时失语。转瞬间,晚霞散去,鼓浪屿的人家里,传来如泣如诉的琴声。黑夜的海边,我们都没有再说话。等海风变凉,我们默默回到各自的旅馆。我们只是萍水相逢的人,就如那海边相遇的晚霞,瞬间就变得苍老,隐退在浩大的天幕里。人生也一样,黑夜才是永恒。而长风永远浩荡,那是在寻找生生不息的人类。地球,是人类共同的故乡,但一些有缘人,注定还是各自

那一年,我在鼓浪屿的海边看日落,一个轻盈如鸽的女子坐在礁石旁陪我看日落。海风吹拂着她的黑发,她转过身来面对着我。我看见夕阳照耀在她黑色的瞳孔里。她问我:“愿不愿意陪我看一辈子夕阳?”我扁扁的嘴想喊出来,却突然失声。转瞬间,夕阳散去,琴声从鼓浪屿的民宅里传来。在海边的夜晚,我们没有再说话。当海风变凉,我们默默回到酒店。我们只是偶然相遇,就像海边相遇的夕阳,瞬间变老,隐退在浩瀚的天空。生活是一样的,黑夜是永恒的。而长风永远是浩浩荡荡的,在寻找无尽的人类。地球是人类共同的故乡,但有些彼此亲近的人,却注定是自己的。

渺茫天涯。

十分钟的夕阳,在苍凉的风中渐渐老去,足够我一生咀嚼。我也知道,夕阳将是我生命底色上最后的温暖光芒。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