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苞初绽、发布:天边江水流

我还记得军训刚开始的那个晚上,晴朗的夜空中有淡淡的云,空气湿润湿润,带着新鲜泥土的味道和青草的味道,好清新好陌生。第一次发现,晚上的天空可以这么明澈,晚上的草是湿的,坐着可以这么累。原来军训就是这样开始的。

夜晚,漫长的不眠之夜。躺在陌生的空间里,默默地看着对面清澈的黑色天空,热到窒息。我在琼州海峡南部,心在四千多里外的路上,在凉爽夜风吹来的鲁西南大平原上。夜晚的黑暗是一场热闹的谢幕。一切风平浪静的时候,我听到的都是家乡的歌。在梦里,我唱歌,挥手告别。

早晨,以军人的姿势站在明亮的阳光下。这是我最怕的项目,高中军训我一直坚持不下去。我调整了一下姿势,恐惧地站着。果然,过了一会儿,我的腿开始变软,脚开始发麻。我听到一个不情愿的声音在心里咆哮,我听到教官说我可以做报告。我试了几次,想张嘴喊出“ report ”,但最后还是放弃了。这是一个新的开始。我想知道我能坚持多久。

我终于坚持到了最后,腿疼得弯不起来,脚也麻木了,不省人事。但我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我觉得这是我的进步,哪怕只是一点点,也是我的成功。

白天的高强度训练给夜晚的

白天高强度训练晚上进行。

痛苦找到了理由。我挪动着酸痛的脚游荡在空寂的走廊上,拨通了父亲的电话。父亲问我为何还没有睡觉。我想说我很累,想抱怨一下军训的无聊。然而最后,我只是说,一切都好,只是想出来逛逛。

我知道他们一直在等我的电话。我知道他们比我想象的更担心。我不能分享任何东西。我只能说一切都很好。

还记得刚学会叠被子的时候,听教官说要检查内饰,要打分,最后一个通知。我心里咯噔一下,听到旁边的女孩说,太残忍了。是的,很残酷。我真的能做到吗?我在想。

然而,终于,终于。习惯了5: 20起床收拾屋子,在黑暗中把被子叠成豆腐块,每天洗劣质军训服,缝缝补补,生病时照顾好自己,站在太阳前挥汗如雨。

当一切都成了习惯,你会发现就是这样。

我发现我能做到。我发现迈出第一步就能走到最后。我发现自信是很大的支撑,我发现自己是最大的财富。

迎新晚会的时候,我坐在舞台下面,看着学长们成熟,突然发现我们原来那么年轻。又绿又瘦,但它已经悄悄地、悄悄地学会了绽放。

我们都是那么小的芽,曾经害怕,好奇,萎缩。经历了军训的风雨,才知道奋斗和绽放的意义,褪去了一层青春,增添了一层光彩。

绿芽曾经害羞,但现在,它已经开始慢慢伸展它的花瓣。

这就是军训的意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