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酒香人生,写作者:蒋碧秋

特别擅长喝酒的父亲,一生都在酒香中度过,他的故事数不胜数。

我妈说,我们四个刚学步的时候,我爸喝酒,把筷子蘸酒喂我们,测试哪个孩子会是他的接班人。我和姐姐热得都哭了,但我们两个弟弟却津津有味地尝了起来。虽然父亲被母亲骂了一顿,但他还是为两个儿子天生的酒量笑了。我们成年后,女儿和女婿喝一点就醉,经常和父亲喝酒的人真的是两个弟弟。

20多年前,我们家住在一个叫五凤溪的小镇上。虽然离县城很远,但历史悠久,当地名人众多。父亲生性豪爽,交友广泛,其中不乏好酒之人,他们成立了专门的非政府组织,简称“葡萄酒协会”。我父亲是主要倡导者。因为我妈运筹帷幄,会做几道好菜,我爸收藏的酒最丰富,我家空间大,自然成了“酒协”的活动场所。当时家里有两个大酒柜,足足占了一面墙。展出的白酒有很多种:茅台、泸州老窖、剑南春、郎酒等。

20世纪80年代初,经济还不发达,交通不方便。有一次,为了收藏一瓶五粮液,父亲去了五粮液的产地宜宾。他的虔诚和毅力打动了厂长,他们很快成为好朋友,几十年来他们一直写信。

每年春节,是“酒协”最热闹的盛会。父亲会提前几天将红纸做成请帖,用毛笔写下参会者的姓名并登门邀请,母亲总会列出菜单预先交父亲审核

每年春节都是“酒协”最热闹的活动。我爸爸会提前几天做好红纸请柬,用毛笔写下参会人员的名字,邀请他们上门。我妈总是会把菜单列出来,提前交给我爸审核。

。聚会时喝哪种酒,甚至用什么样的酒杯父亲都很讲究。有一年,父亲打开一瓶新收藏的酒,清香弥漫,大家不禁称赞,当父亲斟酒入杯时,更是一片欢呼声。原来,父亲使用的是一种特殊的酒杯,当空杯时,杯体晶莹剔透,直视无碍,但有酒时,杯底就会显现出一位婀娜多姿的美女,很是神奇。

晚会上,主人和客人玩得很开心,从中午一直持续到午夜。他们品酒、猜拳、比诗、对句、猜字、解谜,颇有文人气息。酒酣时,父亲满怀豪情,搬到书房,写下了一副在昆明竹庙里看到的对联:“大地的山川,用双手捏扁捏圆,洒向空中,没有色相;一口把先天之气嚼碎,吞进肚子里,放出光芒。”我父亲的话和他自己一样有魅力。喝酒的人轮流写诗,画画,气氛很热烈。我特别喜欢傅的诗《饮酒八仙歌》。当我读到“,一个俊美的男孩,他抬起眼睛看着天空,他的蜂蜜像风前的玉树一样明亮”,我父亲的形象总是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觉得他们很相似。

后来,我们参加了工作,我们一家人搬到了县城。我父亲的葡萄酒协会和饮酒者逐渐成为历史。岁月流逝,岁月的秋霜把父亲的头发染成了白色,但他对酒的迷恋却丝毫未减,只是不再喝高浓度的酒。他把自己的菊花制成了酒。他说秋菊在傲霜可以用,深秋可以喝菊花酒,心里就有一个树篱,让酒变得洒脱。每次喝酒前,父亲总是幽默地对母亲大喊,声音清晰:“努力,努力,痛中作乐。带一壶酒”。母亲半笑半怒地限制了他的酒量,经常给他斟满一杯后把酒藏起来。这让我父亲很不高兴,于是他在家里到处找饮料:厨房橱柜下、书桌下、床上,甚至洗衣机里。我妈想尽办法藏酒。这对老夫妻像顽童一样,长期上演“猫和老鼠”的闹剧。

现在,父亲已经去世很多年了,母亲把他的饮具放在卧室里,仿佛他从未远离过。父亲的菊花酒随着岁月变得更加醇香。每逢佳节,我们都会把它重新装满,一杯敬天,一杯敬地,一杯敬我敬爱的父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