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曲,本文投稿:蒋建伟

麦浪咆哮,山川流金。

这是丰收的前奏,是大平原上人们期盼了一年的汽笛声,是微风指尖奏响的寂静的大海,是无数海鸥从一曲交响乐的高潮中飞过。小麦在平原上养育了我们的孩子。当我们听到麦浪低沉、沉睡、沉重的大吼声时,似乎能看到成熟的小麦站在黑暗中,麦穗依偎在麦穗上,麦芒触碰着麦芒。糠中藏着满满的惊喜。五六月的土地上,千里流金,万里麦香,农民忙着收割,小麦源源不断。准确的说,这个天堂就是我和薛顺明的家乡河南……。

我喜欢小麦金黄的颜色,更喜欢听小麦大声歌唱,闻闻它们的香味。每当享受一日三餐,我都不吃白面馍、汤面、蒜面、芝麻叶面、糊涂叶甜面、纸饼、锅盔和麻果、煎饺、荆芥叶、藿香叶、炸茄子、疙瘩汤。我真的好想慌!刹那间,我仿佛站在了千万亩的粗糙麦田里。每顿饭都只是我面前的一两棵麦树,每顿饭都只是我面前的几垄麦田。“奔腾的麦浪,奔腾的”淹没了我一个人。是不是在我身上醉的麦香,在我们农村孩子身上醉的那些?所以,我们歌唱、赞美、感谢小麦,因为它给了我们奶、血和脊梁,让我们不低头、不屈服、不接受命运、不惧怕苦难。是祖先传下来的麦子,是大地赐予我们的黄金。

读薛顺明的散文集《心空回响》,脑海里不时蹦出“郎迈”这个词。

我想象了成千上万张小麦收获的照片。比如薛顺明在散文《褪了色的镰影》中说:“深夜,伴随着悠扬的鸟鸣和金鸡的鸣叫,人们悄悄赶到麦田,开始按分工干活。当东部天气晴朗时,收麦队和游泳队一样,已经游到一半了。抬头望去,前面是起伏的麦浪,后面是金色的丰收。”当人们冲向麦田时,作者悄悄用了“这个词”,既描述了农民在收获前的巨大惊喜,也传达了他们的急切、紧张和要大打一架的心理。最有趣的是,这支队伍在黑暗中总是呈现出同样的心理。小麦收获季节的故事太深刻了。人们在地里转来转去,一天只吃两顿饭,不分大人小孩,日夜收割小麦。作者说“收割小麦的关键是抢。下雨前日夜打麦垛,利用清晨和午夜的风,利用烈日将小麦放入仓库”,动词“ fight ”,作者勾勒了三幅图:“打麦垛”。

这些中原农村的记忆,正是薛顺名这样的生于20世纪60年代的人亲历过的,也是他们独有的,无法复印的。我还注意到,在作者“忆海潮汐”一辑中,有几篇类似记忆的散文,比如《蹲饭场》中全村人捧着碗在村头吃饭的热闹劲儿,《牲口屋》中对生产队牲口屋里昏暗的油灯的描摹,《过冬》中提到的乡下冬天寒冷而漫长的苦涩感,语言极具豫东地域性。《看庄稼》中,薛顺名说“虽说临时避难所没有家里房子保

这些中原农村的记忆,是像薛顺明这样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人经历过的,也是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我还注意到,在作者“的《忆海潮》”中,有几篇回忆类似的散文,比如《蹲稻田》里全村人捧着碗在村头吃饭的兴奋,还有《畜舍》里生产队牛舍里昏暗油灯的描绘,还有《冬天》里提到的农村寒冷漫长冬天的苦涩感,语言性极强。在《看庄稼》中,薛顺明说“虽然临时收容所家里没有房子。

把,但完全可以遮阳避雨”,我看到“保把”这个土语,笑了,“保把”是一个土得掉渣的词儿,指保险、保证、牢牢的意思,但农民还嫌词义介绍得不清楚,又突出了“把”字,我认为“把”就是用一双手紧紧攥住,不让手中的东西跑掉了,万一跑掉了的话,东西就抓不牢了。薛顺名用词很准,一下子就击中了要害。一个作家的语言有没有个性,有没有特点,很关键的一点是,你能不能告诉别人“我是不一样的谁”。

薛顺明的家庭散文有了新的角度。比如散文《母亲的谎言》中,作者纠结于两条心理:“心爱的谎言”和“批判生活中的谎言”,描写了三代人母亲骗我,女儿骗我的故事。最后,作者选择了/[/。在谈我妈撒谎的时候,作者谈到了“我妈小时候不让我吃煤渣”,“我妈吃鱼腥味吃不惯”,“我上大学时,我妈卖了一头驴给我买了块表”等等。文章开头,作者提到了自己母亲的告诫:“不要说谎,说谎是最不可爱的孩子。”但是一路看完,你会发现,每次妈妈第一次撒谎然后又撒谎,都是有原因的。这一切都是关于一个中国农村的母亲如何教她成为一个男人,如何爱她的孩子。你会不由自主地原谅老人。这时,母爱的序幕缓缓展开……。

在《幸福感应》一文中,作者讲述了一个小细节:“在世界上最深的马里亚纳海沟,它已经沉寂了几千年,偶尔会有一些小灯缓缓移动,这是一种叫做安康的鱼发出的光。菲律宾的丘陵和山区常年被山岚笼罩在雾中,经常受到风暴和泥石的袭击。然而,一种只有三片小叶子的风生草却顽强地生长着。只要有一丝阳光透过树叶被过滤,它就能感知光影的变化,频繁画出美丽的曲线生存。安瑜命运与柱花草相似,生活在黑暗中,却能捕捉瞬间的光亮……”我想薛顺明在一篇散文中告诉我们:“这是灵魂的前奏。”如果你有一双充满爱的眼睛,你会发现世界上的一切都在它应有的位置,快乐而安详。如果你仍然被欲望、金钱、名利、烦恼和贪婪所困,请放下它,离开那个空洞,你会快乐而安详。

收获的序曲,爱情的序曲,灵魂的序曲,所有这些序曲都给我们带来了精彩的人生旅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