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是座神山、转载人:飞天

我时常苦思冥想一个问题,说宇宙起源于大爆炸,那大爆炸之前呢,宇宙就是一个黑暗的球吗?因为我们知道,热膨胀一定要有多余的空间,准确地说,宇宙起源于一个容积里的球才对。自然,这个球体爆炸开来,星散于天体,于是成为今之大观。但按照人的习惯思维,由此

我经常思考一个问题,说宇宙起源于大爆炸。在大爆炸之前,宇宙是一个黑球吗?因为我们知道一定有额外的空间用于热膨胀,准确地说,宇宙起源于体积中的一个球。自然,这个球体爆炸了,星星散落在天体上,从而成为今天的大观。但根据人们的习惯性思维,由此可见。

观来,宇宙无始无终,根本就没有“起源于”一说。就如同日夜。到底开始于日还是开始于夜?谁也说不清。我想寻找一件事情的开头,就像寻找这件事情的末尾一样不可能。我们只是先人和子孙之间的一个微不足道的环节。开始源于结束,结束源于开始。就如同呼吸。到底开始于呼还是开始于吸?这问题近乎无聊。小时候,医生查肺,叫我呼吸,非要叫我先呼后吸,而我则习惯于先吸后呼,弄得双方还僵持了好一会儿呢。

我经常思考的一个问题是:今天是昨天吗?还是昨天就是今天。就说现在,我坐在游泳池的大厅里,恍惚间。一个抽烟的人把一支烟直接放进嘴里,就像在挖好的坑里种一棵树苗;一位老人一边把鞋带系在腰上,一边抬起头,和坐在对面的人回答,就像在小溪里摸鱼一样昂着头。在接待处的中央,三个服务员盯着门,等待客人,就像三只鸟在电线杆上休息;出了女卫生间,几个女人用手上下拂着刚刚被风吹起的头发,脸是红砖,胳膊粗腰圆。每走一步,两包上半身和大腿上的浮肉都要晃几下,就像一个刚喝了一罐白酒准备上台和别人摔跤的相扑手。但这不就是我昨天刚看到的场景吗?

好莱坞的叙事风格是从个体到一般,而中国的叙事风格是从一般到个体。“从前,有一座山,山上有一座庙。庙里有个和尚”,可以来回,可以无限。这是中国叙事,也是中国哲学。所以我固执地坚持,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东方人更懂得冥想,我们总想在错综复杂中理出一条线索,让人感到痛苦。它不像好莱坞,它只是生活的一个横截面。那些常常把自己不懂的东西斥为诡辩的人,比如庄,其实是给自己一个无奈的台阶。因为一旦我们陷入未知的世界,对脆弱的人类理性将是沉重的打击。崇尚知识最大的好处是可以最大限度地激发我们潜在的活力。中国哲学的巅峰是在古代,一本老子的《道德经》足够人们读一辈子,看一辈子,因为它像深水,从来没有这么光滑,一眼就能看出来。

不可知论是泼在人类身上的冰水,可以退烧,消除躁狂。有时候对于傲慢的人类来说不一定是坏事。认识论上,我们需要更多地承认事物的隐性。也就是说,总的来说,人类不是万能的;具体来说,每个人的角度也是成立的。因此,必然会导致不可知、取之不尽的情况。形势总是基本明朗,不是完全明朗。所以,粗略地看一下。你要宽容别人,不要绝对,因为人不是神。对于很多事情,埋头比讨论更重要,因为一次又一次讨论的结果是,我们只能徘徊在真正知识的大门之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