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有蔓草;写手:钟声里的春秋

上帝把我的心留在了沙漠,我独自滞留在了袁野。我静静地站着,风吹不走我的孤独,阳光是我唯一的焦距。

我是生长在尘土中的小草。四周是一望无际的沙子,黄色,微醺而沉闷。我有点迷茫,这是我命中注定的位置吗?

风生水起,我独醉普通人。夜幕降临时,看着远处的天空,夕阳滑过天空,群山灰暗,暮色降临。想象花木繁茂,烟花绽放;羡慕天空角落里的星星和冷月,它们能溢出灿烂的时光。

一敛眉,又是另一番景象。枯萎的叶子,孤独而沮丧,到处都是灰尘。

我不甘心。希望的诱惑充满了我的灵魂,只有当我走了,我的心才能摆脱混乱和浮躁。

我不禁开始思索,思索我自己位

我不禁开始思考,思考我自己。

置。

我旁边是一潭被世界遗忘的死水。它会在晨曦和露珠中告诉我人类的事情。据说在古老的钟楼上可以看到梦幻般的黄昏和月亮;你可以看到一米的阳光像精灵一样跃过古色古香的回廊;每次去乔奇音乐节,你还能在汉陵看到午夜时分最亮的两颗星相遇。

我忍不住闭上眼睛,感叹如此迷离的辉煌。死水说,也有汹涌的大海,孕育着毁灭一切的力量;还有猛烈的暴风雨,可以卷走耀眼的阳光。

那是一个无法逾越的障碍。

然而,美丽不仅仅应该是一个传说,更应该是另一面坚定的信念。岩石没有移动。虽然未知的路上有太多的不可预测性,但所有美好的梦都只是时间流逝的声音。只有寻找荣耀才是永恒的。

然而,我害怕我可笑的想法。所以我,如此荒凉而残破的野草;那种光芒,那种耀眼华丽的荣华富贵,谁能替代它?

多少脚印来了又走了,多少秋梦的花掉了。

直到有一天,一个巨大的身影从我面前经过,大地为之震动。他似乎从来不累,即使他的脚已经磨破了,膝盖也伤痕累累。但是眉宇间的热情不变,信念不变。他还在追逐太阳,这是他终其一生都要回到的原点。

我为他难过,他在追一个太远太远够不到的位置。灼热的光线灼伤了他的眼睛,使他的嘴唇变干了。我看到一个强大的火球在他的眼睛下凝结和燃烧,生成。

不,我错了。我看到夸父在最后一刻跳进了光的海洋,冻结成一个永恒的图腾,在燃烧中变成涅槃。在那个位置上,他获得了永生。

我是阿尔法男性。夸父不断追求,在命运中为自己的梦想而奋斗。在追求中,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一路抖落了身上的灰尘。

我好像感觉到了。对于本来说,没有注定或不可能的位置,只是因为我在荒野中固定了自己的位置。那只是起点,不是永恒。

我觉得我是杂草,所以我只是杂草。翠色芬芳的灵魂只是光芒下的素尘。

我觉得我是一盏耀眼的灯,我变成了一盏灯。在寻找的脉搏中。

虽然时间没有把我的心风化成空壳,但我应该毫不犹豫地离开荒野,投身于一段旅程。

西方寒鸦,日落。嘲笑天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