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飘落,编辑:西江月冷

每年冬天,我们都盼望着下几场雪。没有雪的冬天不是冬天。

就这样想着,昨天晚上,还在做梦的时候,雪铺了一地。瘦,像谁不小心洒了面粉。

如果下雪,当是铺天盖地的大雪时,就会形成一幅充满心底的画面。画面充满真情实感,像是等待多年的爱情。看,整个村子都是白色的,麻雀也被赶走了。雪停了,他们又从地上爬出来,跳到草堆前找食物。

一场大雪总会把一个生活了很多年的地方变成另一个全新的样子。所以大人开心,孩子兴奋。虽然浑身冰冷,但我似乎喝了太多的温酒,在雪地里奔跑嬉戏。这是抑制不住的兴奋。多少积累的内心喜悦瞬间释放。看那边的人,那边的风景全是软歌。

童年时下的雪最厚。整个腊月,树枝都被大雪压弯了。风一吹,就抖落一些,再吹,透明的雪花就变成了满树的冰。

想想看,像那样的雪现在已经很少了。不仅仅是雪,还有很多熟悉的东西,好像和我隔绝太久了。然而,几十年来,人们走过了无数个寒冷的世纪。村前的小溪没了,远处的河流也没了。村里的树不见了,蓝天绿水也不见了。更不用说夏天在水里玩耍的孩子和在冰上旋转陀螺仪的伙伴。我在梦里走了几千里,还是找不到。

这样的感觉,就像现在。我对日子的概念已经模糊。

这种感觉,就像现在一样。我对日子的概念变得模糊了。

甚至对季节的变换也迟钝起来。我说不清自己的年龄,一会儿觉得青春年少,一会儿又觉得年迈已衰。有时,脑海里又展现出想过多年的场景。——漫天的大雪里,我提起温热的酒壶,面前是被柴火烧得滚烫的饭菜。我尽情喝酒,尽情歌唱。酒毕,再也不醉地融入大雪覆盖的田野。我用骏马的姿势奔跑,用雄鹰的嗓音歌唱。

是的,人们总是需要彻底的宣泄和出汗的跑步。

然而,一切终将归于平静。像静止的水。像落叶一样。

在时间的路上,我的脚终于静了下来。我渐渐明白,真正的路是藏在心里的。真正的步骤注定是在心里迈出的。因为在我心里,已经下了一场大雪。它让一切都洁白无瑕,让所有的风景都如梦如幻。那是一首真情的诗,一首宁静的诗。我站在那里,放下了所有的激动和深情,用雪水打磨的眼睛描绘着岁月的容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