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香街,创作人:李砚青

秋雨过后,一辆深绿色的越野车缓缓驶入项星街。正是当灯亮着的时候,街上的行人才感到孤独。雨后的石板路干净漆黑如镜,并沿着道路两旁低矮、古雅的木质建筑曲折数百米。越野车没有走在项星街的深处,而是沉默在街上,仍然像一个被风雨侵蚀的巨大石磨,很久以前就盘踞在那里。

兴街中学的语文老师石在办公室里等着下雨,准备下星期一的课,然后来到街上。兴街中学坐落在山腰,几栋新世纪后建成的教学楼如今似乎尘土飞扬。屋顶后门廊的角落用米色琉璃瓦装饰,远远望去像一顶巨大的草帽。学校旧址位于松岭河附近的低洼地。1998年的洪水冲走了几栋用泥土建造的校舍,没有留下任何墙基。那一年,有两个鲜活的生命连同校舍一起被吞没在街道上。一个是中学校长徐建勋的次子徐柏宁,另一个是点竹岳唯一的弟弟石杰。有人说他们下水的原因是为了比较水质,也有人说是为了打捞一个新奇的物体。他们在岸上互相拉着,但最后都掉进了水里。竞争的原因街的人不知道,但从那以后徐家和的关系一直不好,这是铁一般的事实。点竹月每天放学前总会盯着山角她身后坚固的三层平房。她的目光是不是害怕他们再次被山洪俘虏?似乎没有,她相信除非天塌下来,她的学校会安然无恙。点竹月眼眶湿润,说不出是什么心情。然而,她改掉这个习惯的决心是坚定的。

从山上下来,没有完全拐进主街,石竹月亮看到了“阿香,’牌照的深绿色SUV。“来自长沙!”石竹月嘴里念念有词。她的惊讶不是因为她对长沙的陌生。在长沙学习四年后,她回到了项星街。十年后,远远地看到这辆车,石竹突然生出了一些老友重逢般的温暖。走近怪物时,点竹月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黑暗中,她隐约觉得车是给她的,那么它肩负着怎样的使命呢?虽然知道这是错误的,强烈的好奇心导致石竹月亮到窗口。石竹月前两次出诊其实是被反光膜切回去的,第三次她学会了诀窍,缠绕在汽车的挡风玻璃上,双手紧握在湿滑的镜子里形成半圆,可能是因为车内光线太暗,石竹月还是什么也没发现。因此,石竹月亮嘲笑自己有点疯狂。从长沙到这个湖南省南部的小镇有将近500公里,而且已经下了好几天的雨了。谁会来这个偏远的边境找她?当点竹月大学毕业决定回老家时,有同学告诫她,在大城市生活,孤独是暂时的,回到农村,孤独是终身的。在过去的十年里,石觉得朋友的话可能是对的,但她不认为自己的选择是错的。石竹月正要走开,就在几步之外,她身后的门突然被推开,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叫她:

“竹月。”

点竹月脑子里一阵嗡嗡声。她本能地告诉自己不要回头,不要回头。她的双腿奋力向前,却像被坚硬的泥土困住的犁头。她的关节僵硬地站着,如果成千上万的蚂蚁把自己吃掉,她会恨不要用松油火把全身烧掉。那声音就像一根火柴,把她点着了。即使她没有回头,石竹也知道那个男人正愤怒地盯着她,但她终究不想看到他。当声音再次从石竹月身后响起时,她不顾一切挣脱了地面的束缚,双手握拳,快步向前跑去。借着夜色,石竹月忽远忽近,匆匆拐进一条小巷。她没有一丝力气,蹲在角落里掩面哭泣。

不知过了多久,石竹月才逐渐从泪水的浸泡中解脱出来。她想她可能会回去看他一眼,或者冷静地看着他,同时接受他的注视。他们两个应该礼貌地互相问候,然后她邀请他坐在家里。虽然她家里的各种家具都很破旧,但是很干净整洁。以前读书的时候,经常喊着要喝她家乡特有的油茶,苦于没有机会,愿望始终没有实现。既然他来了,她就把他一个人留在那里逃跑。五百里之外,以他的性格,他不会停下来吃饭,但他此刻一定又累又饿。他三十多岁的时候可以拥有一辆汽车,但他做得很好。听到他的声音真是沧桑。在他的职业中,他天生勤奋地抽烟,他的健康状况可能也不太令人满意……他出去看他。既然他来了,他应该心里有底。

想着,石竹站起来,开始走在大街上。

范文海看着石竹从眼前消失。他忍不住抬起手,均匀地放下。从长沙到湘南这个小县城的路上,他无数次想象着与石竹月亮分离十年后的重逢场景,每次想象,他都无一例外地放声大哭。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哭了,但是现在,泪水溢出眼睛的感觉让他着迷。半个月前,范文海偶遇来长沙经商的老大学生林家兴,从他那里得知,石竹月亮在家乡山区的教育十年未变。从那时起,他开始计划这次旅行。“寻月”的想法在他的脑海里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这一次,他觉得不能再拖了。旅行前,他特意回到了之前就读的大学,在他和点竹岳决定结束爱情的田径场上坐了一下午。当他起床时,他发现他已经被到处都是烟头包围了。十年过去了,他依然清晰地感受到那个遥远夏天的余热。

“他们都在谈论分手。我们也应该谈谈吗?”

当石说这话的时候,范文海还以为她在开玩笑。四年来,石竹每月分手的次数数不胜数。就像“、”,当你们分手的时候,它的真正意义就会淡化。

“好,说吧。怎么做?”

石竹月在脸上拨开几缕汗湿的头发,两条细细的眉毛聚在一起,她很舒服,嘴唇发紫,脸上毫无表情。她扫视着三三两两走在田径场上的路人,突然抬起头,用眼睛咬住一只从天而降的鸟,立刻说道:

“文海,我们……分手吧!”

范文海心里很震惊,但他还没有死心。他在判断石竹月话的真伪和几何,判断的结果让他胸口发冷。范文海觉得自己骗了他,半年来都是强颜欢笑。他们吃饭、散步、购物和做爱。从表面上看,他们似乎一如既往地和谐。然而,范文海总能准确感知到这些时代石竹月的心不在焉。他突然想起几周前的毕业旅行。他到达阳明山国家森林公园的那天晚上,他们住在山脚下的阳明宾馆。热烈的性爱以石竹不可阻挡的哭声结束。他蹲在床边,问她疼不疼。他一直称自己该死。石竹月一声不吭地盖着被子,只甩给他一个抽搐的明亮而丰腴的后背。现在范文海突然意识到,她已经意识到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结合O范文海对自己竞争的仇恨。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手无力地放在胸前,试图掩饰自己颤抖的心情。

“你看着我说。”

“你应该明白。”

“你父亲是这个意思吗?”

“我们不能……”。

“你只需要告诉我是或不是。”

“不重要。我相信你应该知道这一天。”

“是的。”

高三下学期开学不久,石在一次争吵中提到了范文海长久分手的一个原因。石朱越的弟弟石姐很早以后,她的家人沉浸在一种无法言喻的悲痛之中。丁伟的早期意味着时嘉的香火被切断,这在相对传统和封闭的湘南地区是一件大事。石的父亲的意思很明确,而他送她上大学的原因就是想让她在深山里少费些力气找到一个上门郎,并接管氏族。当范文海被要求做上门郎时,点竹月什么也没提。因为她在这件事上的沉默,范文海一直想着过得去。范文海一开始以为朱越不可能和他分手。为了所谓的“香”放弃你的爱听起来总是像个笑话。然而当“这个词被打散”从石竹口中语重心长、一本正经地说出时,范文海突然觉得石竹向他告别是不合理的。

“只要想一想,初恋,有多少对情侣走到了最后?!”范文海没想到,之前看似无法接受的分手,现在这么顺理成章,心都快崩溃了,却不想在朱越面前完成这个过程。

“好了,结束了!”

后来点竹岳讲了很多。范文海看到她的嘴唇恢复了红润。他有想要扑上去咬嘴唇的冲动,但是淹没他身体的巨大疲劳让他无能为力。范文海一个人在田径场上过夜,第二天就离开学校去报社实习。正式毕业那天,范文海在手机上收到了一条来自石竹的短信:

“我今天要回老家。你能来给我送行吗?”

“我不发了。旅途愉快。”范文海马上回答。不一会儿,他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些冷硬,马上又编辑了一遍——一:“你保重。如果有机会,我会去见你十年。怎么样?”

由于夜很紧,街道两边争灯的人不多。偶尔,几只温顺的狗会吠叫,刺穿宁静,释放小镇的活力。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稻香已经初具规模,在夜雾的映衬下,它在街道上空静止不动,仿佛触手可及。范文海看着石竹月亮慢慢向自己走来。他因过度兴奋而全身颤抖,嘴里没完没了的话语相互挤压践踏。他暂时的失语症让他脸红。

“你快饿死了!”这是点竹岳十年后对范文海说的第一句话。尽管她尽最大努力控制自己的语速和情绪,但她的声音似乎仍被弹片拉出,急促中带着紧张。

范文海又急又晕。他不自觉地扶了扶窗户。是的,朱越和他谈过了。她问他是否饿了。

“不是……不是饿,而是冷。”范文海说,“长沙还是夏天,这里又像深秋初冬。”

因为背着光,范文海看不清石竹月的脸。从她的脸部轮廓来看,她很胖。她还闻到了石竹月上的粉笔味,这让他很好奇石竹月在讲台上的姿势。一想到朱越教书十年,他就成了一个经验丰富、技艺精湛的中年教师。范文海觉得时间真的是一件很搞笑的事情,3600多个日日夜夜的流逝有多粗心?毫无疑问,他和她都已步入中年。他勉强努努嘴示意侧身进入车内,打开了车内的顶灯。突如其来的光线使他和石竹月本能地遮住了眼睛。

“我们是一个小地方。街上没有餐馆或旅馆。不管你喜不喜欢,都只能去我家解决温饱问题。”

见李文鹤没有回答,石竹月似乎有些不悦地说道:

“怎么,你不会就这么走了吧?”

范文海向后转了一点,掏出香烟,一口气点燃了。

“只是,合适吗?”

漫长的雨期过后,空气中充满了水,远近的灯光全部被驱散,使得杏街一片朦胧。在这飘渺的暮色中,范文海被点竹月领进屋里。

“史姐,妈妈回来了。”范文海刚踏进正房,就听到石竹月在屋里大喊。他以为自己听错了,还没来得及多想,一个又高又瘦的男人抱着一个大孩子从里屋走了出来。石竹月从男人怀里接过孩子,说:

“这是来自省城的大记者和我的大学同学。”

“你好,你好。”范文海伸出手来握住。他以为那个瘦瘦的,面容清秀的男人就是的‘‘上门郎”,这也是点竹岳怀里的孩子叫石杰的唯一原因。“你不要听朱越的废话,那只是谋生。这次,我出差路过你身边。我会顺便看看我的老同学。请照顾我。”

“你想这么官方吗?!别吓着我们山里人。”石竹月亮看到她男人的脸涨红了一会儿,赶紧站起来给他扫清道路。

“(时间)见面(时间)见面。”石竹月男子杨木生尴尬地笑了笑,拿出香烟表示敬意。范文海接过来一看。两元一盒的红莓。这种烟现在在市场上很少见。

早在大学中文系古汉语与语言学的课堂上,范文海就知道,在广大湘南地区乃至湘南以北一些地区的口语中,声母F和H、L和N的发音是混淆的。所以,当他听到点竹岳的手下把欢迎形容为(过度)欢迎时,一点也不惊讶,反而让他想起了月初点竹岳考上大学时的当地特色浓郁的普通话。很长一段时间,石竹月羞于与人交谈。范文海拉着红梅,拿出防风打火机给杨木生点。杨木生几次拒绝,最后只好把烟头掐灭。烟雾升起,两个人在主房间坐下。

杨木生把这种欢迎形容为一种问候,当时点竹月已经把儿子丁伟抱进了里屋。她把丁伟放在一张窄窄的床上,抬起头亲了亲他,对着他的耳朵小声说:“妈妈刚才差点让你叫叔叔。简直糟透了。要是你能给他打电话就好了,但你连爸爸妈妈都不能打!”!欢叔,淘气的蛋……丁伟的头一直歪到一边。他饶有兴趣地盯着床板和墙之间的缝隙。他听着母亲对他说的一系列话,好像对他不满意?丁伟的心情有些阴郁。他不耐烦地在空中刷了一下手,重重地往后一靠,就睡着了。

“哎呀!你发脾气了,你发脾气了。”石竹假装生气,挠了挠儿子的肚子,起身去厨房。

一顿沉闷的晚餐后,点竹月和范文海坐在她家门口,除了她的男人和儿子。

“如你所见,这就是缘分。”石竹对范文海说。

范文海知道点竹月是按照父亲的意愿回到家乡,“招—男,生孩子,却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患有自闭症。“他几乎不是一个人。”石竹说。回到项星街的第二年,经人介绍“ ”认识了杨木生。在此之前,她只听父亲说过,在离街二十里的山里,有一个年轻人,他非常喜欢。他家有五个兄弟姐妹。他是最大的吗?家里一贫如洗,他的大哥和二哥到了30岁也没有娶媳妇—。虽然文化很差,但人们有些不同。“我能找到一个大学生,他的祖坟已经冒烟了!”在那个特殊时期,她的父亲在项星街随处可见。她承认,当时范文海在她心里还没有完全放下,但她心里清楚地知道,自己迟早要迈出这一步。令她非常惊讶的是,她几乎对杨木生一见钟情。他很安静,像新娘子一样在她面前低着眉毛。他不敢多说一句话,不敢多做一个动作,但最重要的是他在沉默的时候表现出了一些知识分子的气质。杨木生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是:“好老老师!”然后她就不知所措了。她的心突然软成了泥。结婚三年后,他们怀上了第一个孩子,他们生了一个男孩,但已经死了。第四年,她又怀孕了,快到临产的时候,她问爸爸,她还叫他/她史姐吗?第一次打击后,父亲已经疲惫不堪,她别无选择,只能不上街。即使走到街上,她也像做贼心虚一样闪了。称之为,有时候你的生活中一定有,而你的生活中永远不会坚持。如果这次你不能留下来,那是天意!幸运的是!丁伟终于开心了。为了迎接这个迟来的宝贝心结,时嘉特意邀请了一个五人狩猎队到山上躲避一只抱着满月酒的野猪。二十个左右的水席把杏香街铺得活灵活现。在他一岁多的时候,丁伟的病情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端倪。跳就是跳,跳就是跳,很吸引人。以后,人们突然中断,发现不对劲。这孩子的眼睛呆滞,不能看人。你和他说话时,他没有注意到。有时他很匆忙,嘴里咕咕叫,但一句话也吐不出来。她和父亲背着石杰在周边几个市县的大医院里转来转去,得到的结论只有一个:自闭症,送他去北京没用,只能养他养他活。只是活着。

“再过一个月零七天,我就要吃六岁的饭了!”石竹说。

“我不知道这些年你是这样的。”范文海不自觉地哽咽了。他认为如果他事先知道情况,他就永远没有勇气去见朱越。“叔叔呢?”

“几年前他承包了几十亩林场,在山上吃住,很少上街。”石竹说,“这条杏街,我不能再待下去了。”

“命运太磨人了。”范文海找不到任何安慰朱越的话语。把生活中所有的障碍都归咎于命运是最能让人接受和宽慰的。如果没有,谁能给出其他解释?“你父亲是无辜的,丁伟是无辜的,你和杨大哥是无辜的,我们都是无辜的。”

石竹冷冷一笑,以为她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

“你的爱人在哪里?”我没有爱人。范文海想说他前后有过好几个女朋友,但是没有情人。也许朱越指的情人是他的妻子?他突然觉得“情人’这个词最有意思。为什么情人一定是妻子?妻子不一定是情人。

“你笑什么?”

“不,我还没结婚。哪里可以找到爱人?”

“不行,你不年轻了!”

“我不知道什么是婚姻。怎么才能结婚?”

“很多人不知道自己已经结婚了,过得很开心。”

“就是你。”话音未落,范文海意识到自己的极端,解释道,“朱越,我没有针对你的意思。”石竹月叹了口气,双手捧着凳子,头微微后仰,双腿交叉后才抖。

“其实你说的不对。结婚近十年,感觉身边只有很多人。因为这个人,必然有更多的东西。我真的不能说别的了。”范文海一时答不上来,抽了一个又一个。优雅的烟雾不断从黄豆的光芒中释放出来,让人觉得白色的香烟只是一根管子,它的另一端必须与一个装烟的大而看不见的容器相连。通过这条通道,无尽的烟雾被排放到世界的这一边。范文海正盯着手指间的火,这时石竹月突然抓起一支烟,按在脚底。范文海看着石竹月在等一会儿。他两眼对望。有一瞬间,他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为什么会在这里。对面脸微肿的女子姓。

“我想问你一件事。”石竹说。

范文海木木地点了点头。

“如果我们没有分手,现在会早点结婚吗?”

“对,对!”

晚上,范文海被安排睡在二楼临街的房间里。这座两层木楼已经存在好几年了,每掉一脚都能带出沉闷的声音。有时,当脚步停止时,声音在寂静中继续增长。无论是地板还是墙壁,都有黑色的灯光。轻轻一按,好像感觉有水出来。仔细看是错觉,手指上明显沾了一层细粉!一进房间,右侧靠着墙板放了一张竹凉床。床尾有两个向外竖起的方形窗户。杏香街上的任何声音都可以听到。

“将停留一晚。这是村里的情况。”当石竹给范文海铺床的时候,她说她的杨曼木生靠在门上帮腔,对,对。

“这太棒了。床是竹床,枕头是荞麦芯,风是自然风,没有蚊虫骚扰。如果再下一场小雨,那将是一个美丽的夜晚!”范文海去找倚着门的杨木生,拜了个芙蓉王。杨木生紧张地回答,不停地说烟好。给他香烟是浪费。杨木生这么说,范文海的脸会有些脏,像自己心里的卑鄙。“你还有红莓吗?最好抽红梅。”

“是的!”杨木生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整盒,塞到范文海手里。

“那你得拿走我的。”

“这不允许,这不允许。你的很贵。”

撤退时,一楼突然响起丁伟尖锐的叫声,石竹月率先反应,三步并作两步推开两人下楼。当她下楼时,她看到一个身影迅速离开里屋,跑了出去。她刚要喊,喉咙里好像塞了稻草,不仅让她说不出话来,还让她一次又一次的恶心。直到石竹惊魂未定地抱住儿子丁伟,她才回过神来,不由暗暗庆幸自己没有哭得失控。

“怎么了,怎么了?”范文海和杨木生争先恐后站在石竹月亮后面。

“没什么,可能我做了个噩梦。”石竹把石杰的头放在胸前,从左到右微微晃动。“哦哦,杰仔不哭,哦哦,杰仔不哭。”

范文海看着这一幕,眼睛酸酸的,好像眼泪都要出来了。

在房间门口,影子没有离开。

徐百义纳闷,他是怎么打着领带进朱越家的。他本不打算这一天去看丁伟,但当他锁上门,经过朱越家时,他的脚不由自主地转过来了。此时过去,丁伟早早就睡了,不是在说话就是在磨牙。他踱到床边,呆了三五分钟就走了。这一天,他像往常一样悄悄地走进了时嘉大厅。在项星街,除了小企业的门面,每家每户的大门都不会日夜关闭。竹月家的灯一如既往地开着,和往常一样,许百义走到楼梯口仔细听着动静,两个男声夹杂着地板的吱嘎声被传了下来,他时而犹豫一下,时而单膝跪地跪在丁伟的床边。

这是徐百义贫瘠人生中最温暖的时刻。整条街的人都知道丁伟姓石,却不知道丁伟其实是他的种,他和朱越的结晶。每次想到这,许百义都会激动得发抖。短暂的兴奋过后,他会讨厌。至于他讨厌什么,他心里一直不清楚。讨厌1998年的洪水?洪水兄弟白宁和朱越兄弟石杰一起被吞噬,徐佳氏一家陷入了破裂的境地。即使他随随便便和朱越说了句话,他父亲也会大发雷霆。那时,他疯狂地爱上了朱越。讨厌竹月?她被大学录取了。四年后,她在寒暑假以陌生人的身份认识了他。四年后,她回到街上,但她又回到街上招募丈夫。讨厌杨木生?他可以嫁给朱越,但许百义不行。我父亲几年前突发脑溢血去世了,他母亲只有他。徐百义觉得上帝是公平的。他没有拥有朱越,杨木生也不能拥有它。哎,石家本来就盼着他延续宗脉,没想到他会是个废物。当朱越告诉他真相时,他几乎晕倒在地。不过,毕竟自然是诡计。他和朱越的第一个孩子死了,第二个孩子半死不活。他和她都知道,他们再也走不动了,那将是一个更黑暗的深渊。

很多次,许百义对自己说,这是最后一次,这是最后一次,他的来访毫无意义,如果被抓,后果更不堪设想。他怎么样并不重要。如果他和朱越有麻烦,他就真的要死了。每天晚上十点锁门,许百义习惯性地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走了二百四十七步,他会准确地到达朱越的家门口。进去看看,反正就是看看。这个理由总能说服许百义的腿向石碣移动。许百义像父亲一样慈爱地蹲在丁伟身边,轻轻抚着他的头发,指尖在他稚嫩的脸上徘徊。爸爸又来看你了。爸爸又要走了。很长一段时间,徐百义的秘密拜访只被朱越抓了两次,这次一共是三次。这一次,他只是帮丁伟掖了一个角落,丁伟尖叫起来,吓了他一跳,让他感觉很好。竹月于是从楼上跑下来,留给他逃跑的时间不多了。许百义不知道朱越这次为什么如此沮丧。他还会为丁伟做坏事吗?许百义耐心地等着房间里的人都上楼,街上静悄悄的,他拿出手机,把它调到静音状态,然后开始给朱越发短信。

“对不起,是我。”

令许百义惊讶的是,朱越及时回答道:

“我知道是你,继续这样下去对你不好。”

“每次下定决心不去看的时候,我都忍不住。我别无选择。”

“我告诉过你很多次了,我不能和他离婚。你应该组建自己的家庭。”

“我没有强迫你。我怎么样是我的事。”

“你在推我。”

“我没有……”。

“不要再这样下去了!你要对自己负责,答应我。”

“我明白。”

“记住我说的话,早点休息。”

“好的,我去睡觉了。”

许百义闭着眼睛走在杏街上。所有的灯光都隐藏在大地和空气中,夜黑如墨。

第二天拂晓,头几只乌鸦把点竹月从睡梦中惊醒。这一夜,就石竹月而言,是极其难熬的。三个男人的形象在她脑海中依次展现,让她思维从疲劳到麻木,最后产生阵阵痛苦。在这种由内而外,自上而下的痛苦中,石竹月几次试图失控地哭泣。想想吧,毕竟她反抗过。她多么希望被洪水吞没的不是丁伟,而是她自己。被水包围着。她看不清楚。她不需要看清楚。水使她的身体优雅地转动、下沉和起伏。没有界限。她感觉自己像一只鸟,拥有前所未有的自由…

石竹从床上坐了起来,她被毁坏的身体,气喘吁吁,好像她刚刚完成了一次长跑。

“今天是星期六。你这么早起床做什么?”杨木生揉了揉眼睛,问道。

“给客人炒点油茶。”

我早上去县城开会了。”

“我不搭顺风车,而是坐老同学的车在……。”

范文海的房间后,石竹站在门口静静地看了一会儿。范文海手脚伸开一半趴在床边,卡其色的工装裤挂在长椅上,他上身的衬衫没有脱下来,甚至还有几颗扣子塌了。石记得,他以前没有打鼾,但此刻,她的耳朵里却萦绕着他温柔的鼾声。她想,如果她后来告诉他,他现在正在睡觉打呼噜,他会像拨浪鼓一样摇摇头,无论如何也不肯承认。然后她去记录了“犯罪证据”?这个想法只是在点竹岳的脑海里闪过,时间有限。她预计整个上午都会非常忙。

茶饼、老姜、香米、菜籽油都是现成的。茶、姜、米、油四味慢烧。不到一刻钟,一壶又黑又稠的油茶就在石竹手里完成了。

“啊,太好了!香!”范文海不停赞叹。待到了楼下,才意识到丁伟还在睡觉,急忙噤声,蹑手蹑脚地走到石竹月跟前。“为了这碗油茶,我等了十年。”

竹月虎——范文海一瞥:

“很简单。如果你还想喝,把材料带回来。可惜没人给你炒过。”

范文海看着石竹月微皱的一角,心凉了。他笑着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只要你教,我就能学。”

石竹月不再回答,走到角落里的饭碗前,拿了些干果和红糖去送茶。

“早上带我在街上逛逛,还是去参观你的学校?”

“恐怕不行!”

范文海不知道石竹月为什么这么急着赶到县城。一路都在催他快点,快点,好像稍微晚一点就会耽误大事似的。

“我会晚点回来吗?”范文海关切地问,他觉得石竹月好像给他下了逐客令。他最初带了一台单反相机。昨天下午他到达项星街时,天已经黑了,所以他不能拍一些照片。他今天早上想四处走走,但被石竹月亮开车送走了。从项星街到县城大约60英里,范文海曾经将车速提高到80英里/小时。

“我写完就自己回中国和巴基斯坦,这样你就可以直接从县城回长沙了!”石竹说。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说?我连跟杨大哥和杰仔说再见的时间都没有。”范文海怨声载道。“你说你也是。你做任何事之前都不给人喘息的机会。你总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点都没变。”

“有什么好消息?反正你们这辈子再也见不到面了。”石竹固执地回答。

“话不能随便说。”

“我错了吗?”

“好吧,你是对的,但我错了。”

越野车在山路上行驶,静风从汽笛里扯了出来。秋日的阳光透过窗户不温不火地照射进来,黄莺莺的光像一只奇怪的爬行动物在车里漂移。文-范海嘴里无奈地哼了几声,突然笑道:

“我没有为任何争吵道歉。我曾经是,但没想到会是现在。”

“我已经很久没有和人争论了,这种感觉太生疏了。o”石竹感慨地说,她和杨木生生活了近十年,但她从来没有吵过架。她的话是圣旨,是圣旨,他总是照办,默默地抬头。

他是个好人。看得出来他很爱你。”

“爱……就是爱!”石竹月压着胸口哭了。

文突然哭了起来,不知怎么的竹月连忙踩了刹车,轻抚着她剧烈颤抖的肩膀安慰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又说错话了!”

石竹软化,倒向范文海。范文海顺势把她搂在怀里,假装平静地拍拍她的背,但她的内心被吓坏了。他猜想朱越的悲伤多半是因为石杰放弃了家人的“香火”,放弃了城市回到了家乡,成功招到了一个丈夫,却没能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所有的希望和努力都落空了。她父亲为了躲避人们的言语,可以千方百计独自一人住在山里,但她还是不得不孤立地站在项星街时嘉的门面上。

“朱越,我知道你的痛苦。如果你什么都不在乎,就不要。和我一起离开这个地方!”石竹月缓缓抬起头,像不认识范文海一样等了一会看着他。眼泪在干涸,心湖在平静。

“你不用安慰我,我不会离开他的。”

“命运给我们开的玩笑太过分了。”

“文海,你知道吗?”

“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最迟不要过秋天,你一定会来找我。”点竹月苍白的脸上出现了笑容。“半个多月前,林佳兴告诉我,他在长沙遇到了你,从那以后,我一直在等你的到来。”

“是的,他跟我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情,我真的很讨厌没有马上见到你。”

“半个月前,我取出了节育环。”

“ IUD?你拿着节育器干什么?”

“我想让你给我生个孩子。”

分享: